第6章 完胜!

屋内,其余锦衣卫自然没有资格插嘴。而指挥使也不会主动挑起话头。侯渊和侯笑铭都在想沈姑娘此举是何目的。笑你在想沈秋月如今的处境。沈秋月在想黄丹君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黄丹君则在静观其变。

霎时,屋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沈秋月的脸色又痛苦了几分。

不管怎样沈秋月都得继续配合她,因为她家人的命还掌握在她手里。她跟她从来都不是合作的关系。

笑你又细细回顾了一遍原书剧情。

女主拿沈秋月的家人作要挟,让沈秋月替她办事儿,而且现在女主还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她未婚夫的人命也赔了进去,沈秋月实惨啊!

那么,沈秋月倒戈的可能性有多少呢?

她自己来办这件事儿不太可能,她一没有人力物力,二还有个心思缜密的爹看着,办起事儿来实在是难。可这件事儿不能等,女主除了自家的侍卫就沈秋月一个手下,以后女主做事儿还得让沈秋月来,况且自她穿进来后有些事情已经发生改变了,说不准女主会卸磨杀驴呢?

所以这事儿得尽快办。下一个穿进来的是贾心一,靖康郡主的性子是那种飞扬跋扈的,她要做什么事自然是要比原主做起事来无章可循得多,而且她身为郡主身边肯定有暗卫吧,那么让心一来办这件事就容易多了。

笑你遵循每个人都得有事儿做的原则,在心中暗暗决定。

了了这件事儿,笑你疑惑起来。

她爹和她大哥还没看出来是女主搞的鬼?从女主漏洞百出的答话开始,他俩就应该怀疑女主了。

笑你又一想,确实没人能想到女主兜这么大圈子只是为了降低指挥使对笑你的好感。

或许是已经开始怀疑女主了,但猜不透女主是什么目的,不敢轻易下定论。

笑你的声音打破了僵局:“嘶,黄小姐是怎么知道沈姑娘亲眼目睹了大哥在秦公子茶杯里下毒了呢?”笑你特意在“目睹”加重了语气。

黄丹君早就跟随锦衣卫来了现场,也早就听了沈秋月提前准备但有所改动的供词,她自是知道沈秋月可以指证。她这样兜着圈子地问不是要针对女主,只是想让父亲找出破绽来。

“指挥使大人已经审过了,我自然知道。”

“是啊,我儿子要下毒,能让你看见?”侯渊望着沈秋月的眼神冷冽。

沈秋月又将她的说辞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

重点就是说大哥被气急时袖子一挥欲要发作,可能是那个时候撒的毒。

侯渊抓住重点:“这么说,你没有亲眼看见我儿子下了毒,这只是你的猜测。”

“这样以来,不就没有证据说是我儿子下的毒了吗!”

笑你眼睛一亮,他已经猜到是女主做的了!

他知道女主肯定会搅这趟浑水。

听听这话说得,这不就是在引诱女主出来吗?

果然,黄丹君立马就开口了:“可是侯大少爷有杀人动机!”

此刻,所有人都望向了黄丹君。

侯笑铭也后知后觉地明白了。

“侯大少爷爱慕沈姑娘这是京城不少人都知道的。如今沈姑娘与秦公子订了婚,侯大少爷肯定是嫉妒的。侯大少爷看见两人相爱,气急攻心,犯了错也不是不可能。”黄丹君继续分析。

“对,定是侯大少爷嫉妒我家秦郎,才出此下策。”沈秋月附和。

“你觉得可能吗?”笑你的视线不动声色地从沈秋月身上转移到了黄丹君身上,“嗯?”笑你对正好也看着自己的黄丹君展颜一笑。

这一笑让黄丹君觉得毛骨悚然,她第一次对一个纸片人产生了恐惧。

殊不知,她以为的纸片人跟她一样来自同一个世界。

这边是处处透着低压的修罗场,而悄悄退到一边看热闹的指挥使那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只觉得笑你这一笑如沐春风一般,怎么也想不到她笑起来也这样好看。

不自觉地,他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个弧度。

屋内一直紧瞅着自家指挥使的锦衣卫们,大受震撼!

每个人都被他嘴角浅浅的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心里不能是小猫挠了,是老虎挠似的,他到底在笑什么?!

这边,黄丹君哑了言,笑你又思索起来。

书中,女主最后让茶楼里一个小厮顶了罪。这一次,笑你要做那个决定事情走向的人,至少不能再牵连无辜之人。

“我大哥出来受了气,还平白遭人诬陷,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心思歹毒,叫我大哥白白受了委屈。”笑你放生喊道。

她转身,对上了锦衣卫指挥使。

笑你声音放轻放缓了说道:“指挥使大人,可有请人查看了这杯中的毒是什么毒?”

她知道锦衣卫有查出有毒的能力,但没有查出是什么毒的能力。

指挥使轻轻摇头。

“陆九,去请太医院的邹太医。”指挥使冷声吩咐。

他原本想随便找个大夫的,可她说了,不想让她大哥受委屈。

门口,一位锦衣卫答了声“是”,就闪身离开了。

等邹太医来还要一会儿时间,几人就这样找了几把椅子坐下了。

可坐下没多久,女主就坐不住了。

她叫来了跟她一起来但守在门外的丫鬟,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

笑你知道她要做什么,不就是让那个小厮来顶罪吗?

女主也真是蠢,竟然还猜不出来她要做什么。

在书中,毒是女主自己下的。有这种一招致命的毒药往往是贻患无穷的,所以全大燕都禁用这种毒药,不过黑市里是有倒卖这种毒药的,女主下的毒就是从黑市淘来的。

只要查出这毒是什么,就能顺着蛛丝马迹一点一点把女主扒出来。

一个茶楼里的小厮怎么会和黑市扯上关系,又怎么会有胆量用朝廷禁用的毒?所以,请人来查清下的毒是什么毒,就是为了给这个小厮脱罪。

片刻过后,得到女主身边丫鬟暗示了的小厮就被一个锦衣卫拎着上来了。

那小厮身子一直在颤。

“指挥使大人,在下在这小厮身上搜出了一包可疑的药粉。”

女主立马站了起来:“这小厮眼神闪躲,做出这副心虚的模样,定是他下的毒!”

“黄小姐怎么知道那包药粉和茶杯里的毒是一种毒呢?”笑你还坐在座椅上,不急不缓地说。

她当然知道两者是一种毒,这么说只是拖延时间罢了。

侯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全程,一言不发。他倒要看看,他的四女儿要怎样扒出幕后主使。

笑铭见他爹不说话,他也就不说话。

又过了片刻,邹太医终于赶来了。

邹太医正心中疑惑呢,他是怎么得罪这个活阎王了吗?在宫里办事时请他过去就算了,怎么在外办事还要请他过去?

可当面见到活阎王时,他立马就收了埋怨的心思,忙行礼:“见过指挥使大人。”

活阎王眼都没抬一下,慢慢悠悠起身,走到桌子跟前,捏起那个被下了毒但却保存完好的茶杯,然后又走到邹太医跟前,把被子伸到邹太医眼皮子底下,挑了挑眉,开口道:“看看,这里面是什么毒?”

“啊?毒?啊……诶,诶。”花了半边胡子的邹太医惊讶过后,忙接下了。

见此情景的笑你,又开始忍俊不禁了。

指挥使比邹太医这个小老头高出半截身子,所以他刚才是弯着腰跟他说话的,直起身子后,余光撇见笑你正在掩唇轻笑,嘴角也弯起了一个弧度。

指挥使上次笑黄丹君没瞧见,可这次瞧见了。她愤愤地瞪着两人。

不是,我这还怎么攻略呀?!